【晟暃】千千雪

⚠️现代au

⚠️霜杏,失忆,mob


1w2,脏乱差的救风尘文学,还有一点替身风味,OOC,很狗血,非常狗血,进链接看预警,请自行避雷。送给@摊怎九十度 老师🥺🥺


任事物干渴,都褪去颜色,只有你是天蓝色。

各位有想看的东西可以私信我,虽然我不一定会写🚬🚬

一个瞎扯淡的小号@废话贩卖机 

祝大家生活幸福。

【晟暃】哥哥让人骗炮了怎么办(06)

⚠️带球跑

⚠️ABO,不要带三观看

⚠️大学晟&打工人暃



暃租的房子在市中心最繁华的位置,这两年新建的楼盘,楼下有泳池和私人小型游乐园,很适合他这种带着孩子的人居住。也不知道是因为小时候别墅住多了不想再住,还是人类本能的向往高处的心理,他当初和中介提的一条要求就是楼层一定要高,低于35层的不要,后来中介帮他选了48层,坐北朝南,阳光还好。


他行李不多,在门口取到门禁卡和钥匙之后,晟帮他把行李箱拉进来打开,不到五分钟就把那一小箱东西都归置好了,整间房子里空荡荡的,除了挂进衣柜里的几件衬衫还有风衣,就是摆到办公桌柜子里的一堆文件夹和药盒,看的晟一阵恼火。...


【晟暃】哥哥让人骗炮了怎么办(05)

⚠️带球跑

⚠️ABO,不要带三观看

⚠️大学晟&打工人暃



晟醒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他撑着宿醉的脑子从床上坐起来,昏昏沉沉的,还不太清醒。身下的床很软,白色的床单和被子,晟环顾四周,发现这是他哥住的酒店。


地上大敞的放着他哥带回来那个小行李箱,东西零零碎碎铺了满地,小到药瓶大到文件夹全摆在地上,晟四下一扫,叹口气心道暃怎么还和以前一样,一个人在美国住了五年都没学会如何照顾自己吗?小晏跟着这么个爸爸也不知道能不能学好了。


摄入过量酒精的后果就是大脑一片混乱,晟慢悠悠的从床上下来,他昨天晚上自从被暃拉着坐上出租车后就没了意识,身上的衣服倒是穿的好好的,除了外...

【晟暃】哥哥让人骗炮了怎么办(04)

⚠️带球跑

⚠️ABO,不要带三观看

⚠️大学晟&打工人暃



“所以你和他较什么劲?”饭店空调开的有点大,凉飕飕的,暃把来时候穿的薄风衣披在身上了,“他惹到你了?”


高长恭晃晃酒杯,没讲话,他和晟刚才一人一杯的喝,嘴上说的漂亮,手就没停过,没过三十分钟,剩的那一瓶半红酒就空了。


“说话啊,”暃在桌子下面踹踹他的腿,“我弟到底怎么你了?他跟你吵架了?”


“他一个小孩我和他吵什么,”高长恭被踢到脚腕也不生气,拿着手机刷起了微信,“再说了,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还不至于拿十万一瓶的酒和人较劲。”


“知道他是小孩你还闹。”


高长恭回了几个投资商...

【晟暃】哥哥让人骗炮了怎么办(03)

⚠️带球跑

⚠️ABO,不要带三观看

⚠️大学晟&打工人暃



暃和高长恭伽罗他们仨是青梅竹马,多年同窗,打小就认识,在晟还没开始上学的时候他们仨就一起在校园里作威作福了,暃带着高长恭两个人不知道逃了多少节课,虽然每次都能被伽罗给抓住,但从学校后门偷偷溜走时互帮互助的情谊永垂不朽。


后来暃和晟家里出了事,他们就上了不同的高中,有两年多没联系。直到暃高三毕业那年突然找到他们两个,说要立刻订一张去洛杉矶的机票,走的越快越好,当时把他们俩吓了个半死,还以为这位少爷在哪惹了事要跑路。


暃那时候整个人一副精神状态不太好的样子,浑身冰凉,眼里写满了慌乱,他贴了抑制贴,但...

【晟暃】哥哥让人骗炮了怎么办(02)

⚠️带球跑

⚠️ABO,不要带三观看

⚠️大学晟&打工人暃



机场离晟的大学很远,开车差不多一个半小时才能到,晟自打上了大学就没怎么回过家,原本高中他也是为了暃才办的走读,可惜只上了一年多他哥就跑了。后来申请大学,他义无反顾的选择了住校,老宅没个人气儿,他既不想做饭也不想吃饭,不如待在学校,说不定学习一忙就想不起来他那个不让人省心的哥哥了。


这一路上三个人也不怎么说话,暃吹着空调暖风浅眠,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还是太累人,他自生产之后身体就不如以前好了,当年他生小晏的时候情况实在紧急,身后一堆正事等着他去处理,直到预产期前一周才闲下来有空好好准备医院和护理的琐事。生产...

【晟暃】哥哥让人骗炮了怎么办(01)

⚠️带球跑

⚠️ABO,不要带三观看

⚠️大学晟&打工人暃



晟坐在冒冷气的机场候机厅里,不错眼珠的盯着刚打开的国际出口大门,细碎的阳光顺着大厅的玻璃穹顶落下来,照在一个个面带笑容走出来的人们身上,他抬起头看了一眼航班信息,上面显示从洛杉矶回来的那一班一个小时前就落地了,连带着公签的外国友人都陆续出现,却还是没见着暃的身影。


晟捏的自己两只手都发红了,还是没忍住,转身问道,“高哥,我哥他怎么还没出来?”


高长恭背着身在那玩手机,估计是给女朋友发信息,闻言也不抬头,“应该快了,你急什么?”


他们兄弟俩和高长恭从小就认识了,讲话自然口无遮拦了一些,晟一口...

【月影】悬溺

很怪,叙述顺序很混乱,单纯想写一点废料。

——


如烟 因给你递过火

如火 却也没熔掉我


——


月岛萤新得来个十字架的银质项链,很长一个,是家里某个叔叔在去梵蒂冈旅游时候买的,他虽然不信这个,但家里人讲说好歹是个祝福,权当是求了个御守似的东西,他就这么带着了。


临近九月,虽然冷空气已经开始袭击宫城这样的沿海地带,但学校里依旧有许多学生还穿着夏季校服四处晃悠,月岛萤看她们露着白花花的大腿只觉得女高校生果然都是堪比奥特曼的存在。


换季这几周不限穿着,他就早早把秋季校服换上了,不过没穿毛衣外套,单套了件白衬衫,不冷也不热,那根项链就挽进衣领下,尾端...

© 橘子汽水|Powered by LOFTER